【Theseus/newt】Christmas eve

*感觉忒休斯…emmm…没有麦哥那么强大坚不可摧,斯卡曼达家的哥哥有点软弱啊…激情短打(嗯也不激情了啃粮啃了老久

正文

  伦敦的冬天寒冷而湿润,从室内温暖的炉火旁看去,外面纷纷扬扬的雪花粘在地面上,因为地表温度不够而融化,变成一片泥泞。

  麻瓜们黑色的皮靴上沾了泥点,每个人的脸都藏在深黑色的长柄雨伞底下,亲热的小情侣们共享同一条围巾,嘴边哈出的白气氤氲了他们蜜的流油的表情。斯卡曼达家的长子还是一如既往的恭谨严肃,西装上一丝褶皱也没有,当然不是因为他自己在出门前熨帖的烫了衣服,而是属于家养小精灵的功劳。

  圣诞夜前夕,魔法部还是一如既往的繁忙,司长们恨不得将堆在案前的文件和那些咔咔...

【原创】姓氏

*听完荷兰在爪哇殖民的一个家族的历史突然蹦出来的脑洞……


  1.


  凡·詹路易吉·布冯从灰色圆顶的学生餐厅里走出来,怀里抱着下午上课要用的课本,手上照常提了两杯咖啡。


  今天阳光相当不错,这在常年阴雨的小镇实数难见。阳光透过稀薄的云层照在他白皙的皮肤上,睫毛间几乎变得灿金而透明,打的一丝不苟的领带上银质的领夹也偶尔反射出一两道光来,刺到路人的眼里,不过从来没有人对他怒目而视。


  他穿过学生广场,走进红色的教学楼,现在里面空空荡荡的,没有几个人。午休时间,学校里的学生们都集中在餐厅和前门开放的小径上,他们要充分的放松和休息,才能应对这间...

【随笔】山城

  重庆的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下完。


  眼神所及的地方,到处都是高比四五层楼房的香樟树,上面的叶子苍翠,不见一点枯黄的样子,不知道这到底是秋天还是什么季节,一人合抱不了的树干和枝杈上长着青苔,一年里能晒到阳光的日子屈指可数,慢慢地就爬满了鲜绿色的青苔。总归还是绿色的。


  出门的时候包里明明特意放了把伞,从图书馆出来的时候又开始下雨,细细密密的,乱的让人心烦,手紧了又紧,抓住背包的肩带,就是不想伸进去摸伞柄。


  只有在南方才知道什么叫雨丝,又细又轻,一丝两丝没什么分量,但是多了之后仿佛织成一张无形的网,裹挟着人,让披散在肩上拂下的头发被沾湿,让眉毛和睫毛上都是湿润润的沉。...

【影】青萍

*青萍角色个人向,有一点点私设。

----------------------------------------------------

  在我的记忆里,那是一场铺天盖地的雨,好像永远也下不完。


  整个世界都是灰色的,水漫上来,没过我的眼睛,一切变得模糊。血是流不尽的,它们从我身体的伤口蜿蜒到地上,和山的颜色融在一起,从灰色里生出一点涅槃的烬。


  我躺在雨泊里,清楚的感觉到生命在一点点的流逝。


  青萍,我叫青萍,是沛国的长公主。如果我要是嫁过去了,或许现在是杨家独子杨平的妾室。


  而我的未婚夫婿如今躺在我不远的地方,脖颈上的伤口骇然可见,鲜血喷涌,他按住...

大侠梁三:

最近正好在刷

写作技法guide:

七宝有狗啦:

共勉。

写小说也是我这辈子第一次主动做出的选择。

黄油西米桑:

文手共勉


“我写小说, 是因为我想写, 我有一种想倾诉的欲望,我要把我身边发生的故事,用另外一种方式记载下来,这就足够了,要求不高。我的小说, 不可能有什么太大的价值,或者是特殊的意义,更不可能留芳百世 。但至少我能够自得其乐,最重要的是 ,我知道我应该做什么了 。


“我写小说是我这辈子做的第一次主动的选择、 自己的选择。与内心的快乐与充实相比,功名利禄算得了什么呢?  ”


——《武林外传》第三集 

【铁虫】Ned是如何成为神助攻的

没错是我我终于爬回来了…在漫长的爬墙期之后我又开始写铁虫了,今天重温复联三被虐的不要不要的,我们还是甜吧……

  


     “晚上好,队长。”Peter拖着缓慢凝滞的步子走进复仇者大厦,和正坐在沙发上专心看每日新闻播报的美国队长打了个招呼。


  Steve点了点头,“今天在学校过得怎么样?”


  蜘蛛侠撑过沙发靠背一跃,坐到队长旁边,捂着脸用几乎哀叹的语气说:“简直是好极了——如果Stark先生没有在上午的时候调用全校的监控和广播通知我他会在中午亲自接我过去吃饭,并且收买了所有遇见我的同学让他们提醒我这件事情。”


 ...

【随笔】请入世,请无愧的活

  我是一个通感很强的人。


  别人的喜怒哀乐,在我这会放大,并且很容易让我产生共鸣。这种情感的泛滥有时候对我来说是一件好事,这让我源源不断的拥有创作的灵感,我用这些情感写出来很多我喜欢的作品;但有的时候,这些情感是一件坏事,让我无数个睡不着的夜晚都用在了劝慰别人身上。


  最近我有一个好朋友,她遇到了一些每个人都会经历的坎。


  先说说我的好朋友吧,其实我们之前的友情时间并不长,如果硬要算,应该是从高三的下半学期开始算起的。


  我们是一个理科班,女生本来就少,学习好的女生就更少了,我们俩的成绩还大差不差,很容易就注意到对方。在我自己看来,刚开始,她对我来说,更多的是...

【郭荀\微曹荀】念念 (荀彧视角)

同样考据党绕道,暧昧向



  明公曾与身边人说笑,指着一旁赭边黑底、眉目低垂的荀令君道:“文若眼光一向甚高,我还从没听过他真心实意夸赞什么人,不知道以后有没有才人能够入了他的眼。”


  荀彧只浅浅陪了个笑容,眼睫微阖,投下一片扇形阴影,心中一哂,入他的眼么?


  跟随曹氏以来,尽心竭力同他匡扶大业,为其选尽天下贤才,若说过了他眼的士人官宦没有上千也有上百,能说的上让荀彧抬眼的,不过那么寥寥几人。


  “文若,我怎的总觉得奉孝与你不大对付的样子?”司空看人精准,身边最得力的两个谋臣相处时颇不自然,他每天瞧着心里也憋屈,“不还是你向我举荐了他的吗?怎么共事时一句话...

【郭荀】念念(郭嘉视角)

考据党绕道,都是胡扯啊胡扯,所有历史知识基于军师联盟和小说…

  

  郭嘉觉得最近不太平。

  自从跟随主公到许都之后,各方势力虎视眈眈,许都虽名门望族环绕,但大多腐朽汉臣,表面恭顺,实则鄙夷,狼子野心,笑里藏刀。如果主公不问他则已,一问,他必定是要答上几句话、评判人事的。而那些人中,又有几个能经得住他这双眼睛的洗淘?可是他心里总是隐隐的不踏实。

  曹公心思深沉,他每一步棋深思熟虑,一招有多目的,这一次大举收押朝臣,一面是为了弹压那些汉室旧臣,一面是为了清除异己、为之后兴兵奠定后方稳定的基础,同时也可招贤纳士,提高威望。

  可在郭嘉看来,似乎还有一层更深的用意在里面隐隐约约透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