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在听到毛不易的歌的时候才觉得,哦,还会为了除了这个人之外的东西而心动。

当没有遇到爱情的时候,你幻想的那个人是一个模糊的轮廓,像是茫茫人海笼罩的雾气,带着浪漫和幻想。

一旦你遇到了,时间不知道是不是恰当,但你们彼此相爱,就是恰当。

那个人,他的轮廓,他的面容,他的脾气,他的语调,一点一点填充起那个轮廓,然后画面变得生动,变得鲜活,星星的碎光洒在他身上,笑容清晰,向你伸出手来,你们彼此交握,送出一颗真心。

崇光说,你要等。

大侠梁三:

最近正好在刷

写作技法guide:

七宝有狗啦:

共勉。

写小说也是我这辈子第一次主动做出的选择。

黄油西米桑:

文手共勉


“我写小说, 是因为我想写, 我有一种想倾诉的欲望,我要把我身边发生的故事,用另外一种方式记载下来,这就足够了,要求不高。我的小说, 不可能有什么太大的价值,或者是特殊的意义,更不可能留芳百世 。但至少我能够自得其乐,最重要的是 ,我知道我应该做什么了 。


“我写小说是我这辈子做的第一次主动的选择、 自己的选择。与内心的快乐与充实相比,功名利禄算得了什么呢?  ”


——《武林外传》第三集 

写手谈恋爱时的苦恼

如果一个人的创作灵感=情感种类丰富度+精力+写作力……

写作力=脑补+外部刺激+文笔)

那么,我最近是不是全部扑在一个人身上之后,对其他东西的敏感度下降了不止一点…

哭唧唧ing,明明雄心壮志说上了大学之后有很多空闲时间,可以填坑…咳咳,可以开坑,可以看小说,可以看剧…

然而,每天除了在水深火热中挣扎以外,就剩下和某人腻歪了,微笑。

【铁虫】Ned是如何成为神助攻的

没错是我我终于爬回来了…在漫长的爬墙期之后我又开始写铁虫了,今天重温复联三被虐的不要不要的,我们还是甜吧……

  


     “晚上好,队长。”Peter拖着缓慢凝滞的步子走进复仇者大厦,和正坐在沙发上专心看每日新闻播报的美国队长打了个招呼。


  Steve点了点头,“今天在学校过得怎么样?”


  蜘蛛侠撑过沙发靠背一跃,坐到队长旁边,捂着脸用几乎哀叹的语气说:“简直是好极了——如果Stark先生没有在上午的时候调用全校的监控和广播通知我他会在中午亲自接我过去吃饭,并且收买了所有遇见我的同学让他们提醒我这件事情。”


 ...

【随笔】请入世,请无愧的活

  我是一个通感很强的人。


  别人的喜怒哀乐,在我这会放大,并且很容易让我产生共鸣。这种情感的泛滥有时候对我来说是一件好事,这让我源源不断的拥有创作的灵感,我用这些情感写出来很多我喜欢的作品;但有的时候,这些情感是一件坏事,让我无数个睡不着的夜晚都用在了劝慰别人身上。


  最近我有一个好朋友,她遇到了一些每个人都会经历的坎。


  先说说我的好朋友吧,其实我们之前的友情时间并不长,如果硬要算,应该是从高三的下半学期开始算起的。


  我们是一个理科班,女生本来就少,学习好的女生就更少了,我们俩的成绩还大差不差,很容易就注意到对方。在我自己看来,刚开始,她对我来说,更多的是...

【郭荀\微曹荀】念念 (荀彧视角)

同样考据党绕道,暧昧向



  明公曾与身边人说笑,指着一旁赭边黑底、眉目低垂的荀令君道:“文若眼光一向甚高,我还从没听过他真心实意夸赞什么人,不知道以后有没有才人能够入了他的眼。”


  荀彧只浅浅陪了个笑容,眼睫微阖,投下一片扇形阴影,心中一哂,入他的眼么?


  跟随曹氏以来,尽心竭力同他匡扶大业,为其选尽天下贤才,若说过了他眼的士人官宦没有上千也有上百,能说的上让荀彧抬眼的,不过那么寥寥几人。


  “文若,我怎的总觉得奉孝与你不大对付的样子?”司空看人精准,身边最得力的两个谋臣相处时颇不自然,他每天瞧着心里也憋屈,“不还是你向我举荐了他的吗?怎么共事时一句话...

【郭荀】念念(郭嘉视角)

考据党绕道,都是胡扯啊胡扯,所有历史知识基于军师联盟和小说…

  

  郭嘉觉得最近不太平。

  自从跟随主公到许都之后,各方势力虎视眈眈,许都虽名门望族环绕,但大多腐朽汉臣,表面恭顺,实则鄙夷,狼子野心,笑里藏刀。如果主公不问他则已,一问,他必定是要答上几句话、评判人事的。而那些人中,又有几个能经得住他这双眼睛的洗淘?可是他心里总是隐隐的不踏实。

  曹公心思深沉,他每一步棋深思熟虑,一招有多目的,这一次大举收押朝臣,一面是为了弹压那些汉室旧臣,一面是为了清除异己、为之后兴兵奠定后方稳定的基础,同时也可招贤纳士,提高威望。

  可在郭嘉看来,似乎还有一层更深的用意在里面隐隐约约透出...

【原耽】东海秘事


1.

  “大殿下,在下怎么最近听说一些传闻,好像王传命下去,准备让二殿下领兵出征呢?”殿前舞女衣袖飘飘,婉转顾盼中带起无数纨绔子弟的眼波横动,次位上的一个小王正逗着怀里的美人,看似漫不经心地提道。

  慕臻正往酒器里分酒的手一顿,继而又恢复如常,只微微一哂,没有做任何评价。

  平素知道这两兄弟之间恩怨的小王倒奇了怪,“怎么?你好像一点也不着急。他若领兵,对你可是大大的不利。”

  “你也说了是传闻,如果父王真的有这样的打算,也会提前知会我们一声,不会直接下令。”慕臻缓缓道,眼神阴鸷,无意识地握紧了酒杯,“更何况,四海之内,近千年来都相安无事,去哪出征?”

  “你这说的是没错,但...

“我原谅你了”

每次看到被抄袭的太太都很愤怒有时候确实有种事不关己的轻易,但是,当设身处地的代入自己,尤其自己还是一个小透明,虽然我不敢说我有多刻苦用了多少多少心血,但我确实热爱,如果是我,我会有多难过,多失望,对这个圈子有多无力,对自己的透明,对屏幕后每一个点赞之交的读者的怨恨…唉,产粮不易,且吃且珍惜,别干抄袭的勾当好吗?

Laceration:

#只是有感而发,并不针对或声讨任何特定对象


我有一个朋友


她是同人写手,我也算同人写手,不过我完全比不上她


我们的QQ上挂着友谊的巨轮,但她是个能做到每天通勤四小时还日更的船长,我只是个大部分时候都躺甲板上无病呻吟的海员...